(三件事,我決定投票)

我不支持馬英九。

我不支持郝龍斌。

我不支持連勝文。

他們三人都在黨內初選打敗我的老師。

那個半輩子當「績優立委」,

一直考察巿政、想選巿長的丁守中。

因此。我甚至不喜歡他

但是,我支持一條路線,不完美,但可行。

他們如此簡單守著這條路線,踏實前行。

投完票,我就心安理得,過我四年小日子。

「小錯難免,不出大亂」,這是底線,我對政治的底線。

做個入戲的選民,我仍然冷靜提醒自己:

經濟選民不貪小便宜。

選對路線、政黨、人,就是貪大便宜。我一直貪大的。

我連什麼「權貴」、「政二代」的「技術反對」都放棄。

理性放棄。我如果要「反連」,一定不是這個理由。

1、在一個民主選舉國家,選贏就贏,管你幾代?

2、別聽一些為反而反的「假良政客」先靶後箭,

     歐美日...民主國家多的是專出總統、首相的政治世家!

3、連勝文靠爸?他爸自己兩次選總統都選不上了,有什麼可靠的?

坦白說,我覺得,我對我的老師很重要。他很笨。

有一種我稱之為「國民黨笨」的「政治基因」。

遺傳疾病,沒有藥醫。我不是國民黨。

我比他聰明。我一定要保護他。

20多年來,我就是用這種念頭在和他相處。

我把實情說出來好了。

跟這種罹患「國民黨笨」的人相處真是痛苦死了。

吵不會吵、駡不會駡、打不會打,講了還不聽。

每次初選,我都說他不會贏,

但他堅持逐夢,我只好陪他跳海。

人家五度五關,他五戰五敗

敗選一刻,他萬分沮喪,我還不能酸他。

但最近,我被他氣到掛電話後,

越想越難過,他真是笨到讓我掉眼淚。

他說他要挺連勝文。我說「好!你狀況特別,

做樣子就好!沒人會勉強你!」

我猜錯了,他挺,真挺,力挺。

他說:我選巿長是因為愛台北,真愛台北,就要真挺。

你們不知道初選時連陣營的「忘恩負義」傷他多深?多痛?

才半年,他的「國民黨笨」又發作了。

他卯力在挺一個民調不看好的黨內晚輩!

我當他像唐僧,自許孫悟空。常被他氣跑,但跑不遠,

他有事,我還是得回來。我讀「西遊記」,老想到國民黨。

國民黨裡,多的是這種「死爛好人」,

這個黨,唐三藏的優點和毛病通通有。

光會唸經,沒感化過半個妖怪。

做錯被打死,做對被駡死,

你如果狠心不理,他早被妖怪吃掉100次了。

這是為什麼一些朋友灰心不投,我完全能理解。

但我不能。我還是決定打,決定投,決定救。

我知道這些人不是壞人,

而且做對的事。像吳敦義私下跟我說:

拚得一身剮,救黨救國家。

這個黨裡,比較聰明的,都是遍體鱗傷。

我將含淚投票。「含淚」,

是被我老師的「國民黨笨」感動。

投票,是因為台北太重要。

只要保持開放,我就可以繼續過四年不理政治的小日子。

我的大便宜。

你看到「太陽花」在到處鬧場助威嗎?

你看到林義雄到處站台造勢嗎?

你還認為這是無關痛癢的地方選舉?

你還真以為柯文哲是超越藍綠的政治解藥?

你還幻想服貿、貨貿、自經區、航空城、FTA...

一覺醒來,照樣通過?

你真笨。笨到不知道自己早就罹患「國民黨笨」。

除了這些理由,我還很有情緒。

我情緒之強,

強到「如果連勝文只得一票,那票一定是我投的」。

因為這次選舉,網路、媒體「霸凌」文化之低級、之囂張,

躲藏在霸凌文化後頭的受益者少則冷言冷語,

重則添油加醋,勝利易得,言語無狀,

像極「紅樓夢」裡的描述:「子係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!」

是不是自導自演?不要自言自語。

但一個「竊聽案」,鋪天蓋地咬死「連勝文」、

「白色恐怖」15天,今天証實和連勝文無關,

一句道歉都不用講?

連戰駡「混蛋」,道歉還被酸;

柯文哲駡「他x的」,大家裝沒聽到?

白色候選人,黑色支持者。

柯文哲好到可以如此低俗?

連勝文差到可以任憑糟蹋?

我是台北巿民,如此卑劣的政治霸凌,我要買單?想都別想。

欺人太甚。欺「連」太甚。

就算我不認識連勝文,我一樣會挺身而出。

你一票。我一票。這一票,決定三件事:

決定台北要不要繼續開放?

決定服貿、貨貿要不要永久擱置?

決定這種惡劣的政治霸凌會不會得逞?

這個笨黨,和他們當朋友真倒霉。

但是,我認了。我不離開這群講是非的笨蛋。

最後,選情膠著。看投票率。

六成傷六號,七成傷七號。

我要看看,台北到底有沒有一支大是大非的沈默艦隊。

星期六,我們投票所見。

唐湘龍

部落客

資深新聞工作者,政論節目名嘴,

現任電台節目主持人,文章固定每周二刊出。

 

 

 

  

 

文章標籤

欺「連」太甚!我決定投!

全站熱搜

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