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希望除了政治,這個時刻我們還能有點別的故事。 

2013年4月15日下午2時50分,
波士頓發生了馬拉松爆炸案。
波士頓科普里廣場,兩枚炸彈在接近終點線附近引爆。
3人當場死亡,183人受傷,17個人生命危急。
其中30人因爆炸後受傷狀態危急,必須當場截肢;
其他人則歷經數次手術活下來,面對從此完全不同的人生。 

受傷者中有一名來自德州的美麗女子,
大大的眼睛,金色的頭髮,像明星。
她的左腿下肢因彈藥碎片嚴重切斷神經及腿部組織,
共經歷了15次手術……。
最後一次,醫生告訴她,仍有腐蝕潰爛,或許必須再動手術。
於是蕾貝嘉迪馬蒂諾做了一個決定,
她問醫生可以切除她的左腿下肢嗎?
醫生看著她,然後回答:
「或許很快地我們不得不考慮這個選項。」
她立即做了決定:切除左腿下肢。
接著如愛戀關係般向她的左腿提出「分手」協議;
並於2014年11月9日寫了一封「向我的左腿分手信」。 

信內容如下: 

「嗨,是我!」 

「我肯定我對你提出分手時,你不會感到太驚訝。」
「因為曾經存在於我們之間的愛已漸漸消逝了;
我們必須勇敢承認,這段關係,已經成為我的生命負擔。」 

忍痛寫下「不怪你」 

「的確,我們曾在風雨中共患難,一起走過許多地方……
在那些最艱難的日子裡,你數度幫助我越過太多難關。」
「我永遠珍惜這些記憶,離開你,對我而言並非一件容易的事。
……但屬於我們共同時光的路已走到了盡頭。
……也許我說的話對你而言很殘忍……
但我從來不曾對你撒謊,也不想於此刻打破這個規律。」
「我愛你,真的,但我應該開始下一個旅程。」
「所以明天……我即將把你從我的生命裡,切除。」 

「最後我能為你做的,就是送你一張Coupon(折價券),
希望你用得上,最後一次為你修指甲,盼你好好享受。」 

蕾貝嘉在手術前夕,真的依照「分手協議」中的「承諾」,
為自己左腳腳趾做了一次「Nail」美容,
大拇趾塗上黃底色加黑色線條繪圖,
其餘四個腳趾全塗上紫藍色指甲油。
然後她在腫脹損傷數度植皮的左下肢寫上:
「It’s No You.It’s ME.」(不怪你,怪我)。 

於是2014年11月10日,她進了手術室,
和她的左下肢正式「離別」。
手術醒來時,她低下頭,看到「它」不在了,真的不在了……
她在包覆的紗布上畫了一個笑臉,寫下「Get Well」。
她於Facebook上分享自己「和腿告別」的感受,沒有眼淚,
而是「終於結束了,我要開啟新的人生章節。」 

她第一個計劃:裝上義肢;
第二個計劃:訓練以義肢跑步;
第三個計劃:參加2015年,明年波士頓馬拉松賽。
在那裡,她宣示生命全新無懼再出發。 

個人網頁上她寫著:「生活從來就不容易。
……當我們在最艱險的地方,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一線光芒……
人生本來意謂著你必須做出艱難的決定。
放棄一些阻礙我們前進的『東西』……
雖然我少了半條腿,我仍看到希望,
沒有什麼能把希望從我身上奪走。」 

捨下傷痛好好活著 

「所以,無論你正和什麼事情奮戰……振作起來!
只要還有一口氣在……當真的災難發生時,……
災難的盡頭是無限的苦。
有人走了,有人活下來……而我活下來,
只是必須和我的左腿,勇敢告別。」 

人生若只是微苦,何必虛說成殤。
若只是心痛,何必虛張是心碎。
若只是殘疾,何必誇大為亡廢。 
捨下你的痛,和它分手,好好活著吧。 

陳文茜  (電視節目主持人)
  

文章標籤

向我的左腿告別-陳文茜

全站熱搜

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