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從一件事開始談起:

國民黨大敗,國民黨籍的立委羅淑蕾在電視節目上痛批:

「我不懂他憑什麼還繼續待在黨主席的位置上。」

這讓我想到一個聖經故事。

「你們當中誰沒有罪的,就向他投石吧!」

對馬英九攻擊的人不少,為什麼選羅當例子?

因為,國民黨今日之敗,馬主席固然該當首責,

但國民黨內以羅淑蕾為代表打著藍旗反藍旗的人物,

又何嘗不是在過去的6年半中,

一點一點將國民黨分屍的劊子手呢?

當然,這又可以形成一個邏輯迴圈,

身為黨主席,卻讓羅淑蕾現象啃噬國民黨,

也算一種領導的無能。

但羅淑蕾印證的政治荒謬、馬英九被眾石相投,

乃至於國民黨的大潰敗,其實都不是最重要的,

重要的是,台灣怎麼辦?

這還是得從馬英九談起,

我想從事實與現實兩個理路分剖。

先看事實。

最核心的問題是,馬英九錯了嗎?

我認為,錯的是馬英九的方法,

但馬英九路線並沒錯。

是的,台灣陷於困頓,年輕人普遍不滿,

但若時光倒推,2008年是謝長廷當選

或2012年是蔡英文當選,

少了兩岸直航、陸客來台觀光、

ECFA早收清單這種種被視為「親中賣台」的路線,

台灣的經濟會更好還是更壞?

馬英九對軍公教年終獎金動刀,而被選票重懲;

想啟動年金改革,最後不了了之;

賣了命宣傳核四,卻被恐核的海嘯打趴…。

但回頭再問,年金等福利制度不改革,

台灣財政破產幾乎就在可預見的將來;

日本311後人民對核電的恐懼可以理解,

但台灣缺電的危機,

卻不是一句發展再生能源的口號就會煙消雲散的。

就算不喜歡馬英九,也不能說他的路線是錯的。

說這些話,又會被歸類為「愛馬仕」,

我接下來的話,「咒馬仕」們,應該會喜歡。

從事實理路來看,將萬責萬罪都算於馬英九一人,

是一種偷懶的不公道。

但從現實理路來看,馬英九個人的公道是末節,

台灣的政治現實就是:「站在馬對邊,就是站對邊。」

在這個現實下,馬總統與馬主席已不可能再做任何的事情。

這很殘酷,但面對這樣的殘酷,

才是一心以台灣利益為念的馬總統該面對的承擔。

因此,我接下來的建議,比羅淑蕾還不中聽。

謹以野人三策獻之。

上策,馬英九不只應辭去黨主席,

馬英九、吳敦義也應同時辭去總統、副總統,

讓總統、副總統同時缺位,

並依憲法增修條文第二條第八項,

進行總統、副總統補選。

依目前台灣的政治情勢,雖然這場補選國民黨必敗,

但依目前的情況發展,

2016的總統選舉國民黨也毫無勝算可言。

或許馬總統想等2016社會還他一個恐怕已不會來臨的公道,

但已經氣若游絲的台灣,顯然經不起再等這1年半了。

既然九合一大選,選民已經否定了馬英九路線,

再綁1年半既無意義,只會讓台灣繼續沉淪。

就讓民進黨執政,把未來1年半交給民進黨做做看,

如果做得好,就再做4年;

如果未來1年半的民進黨路線的試運行,

大家發現是真正的災難,

1年半後的國民黨才有浴火重生的可能。

而對台灣而言,

既然那個災難性的低谷非來不可,

就讓它早一點來,才有機會早一點走出。

這是民主的宿命,

也是去年底筆者建議推動倒閣並解散國會的用意。

而民進黨一勝選,就應貫徹其政治立場,

宣布廢核四,核一、核二也應考慮除役;

退回服貿、貨貿並思考依EFCA規定,宣布終止ECFA…。

而馬總統辭黨主席後,

應由六都唯一險勝的朱立倫接任黨主席,

並參加這必敗的總統補選,

展現國民黨唯一殘存的中生代的承擔氣魄。

若上策國民黨不納,中策則由民進黨組閣,

讓選戰大勝的民進黨早點實踐它的政策。

只是這中策,而民進黨不一定會接受。

下策是,馬英九總統主席皆不辭,

行政院長依然任命國民黨人士,

但若選擇此策,馬總統也應撤回服貿、貨貿,

當個沉默的看守總統,

也別再推任何只會適得其反的改革,

就安靜地守完最後的任期。

最後,筆者敬佩馬總統的人格操守、

對政策的用心、對人民的關懷,

這一點,即便此刻,毫不動搖。

我很遺憾,更是心疼,這樣的總統卻不得民心。

但我所認識的馬總統,

是一個能讓國家利益超越個人榮辱的政治領袖。

時不我予,不如歸去。

馬總統,適時的放手,才是最勇敢的承擔。

(作者為法學教授、律師)

2014年12月01日 04:10 陳長文

  

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