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中時,家裡很窮,我的便當常常只有白飯

加半顆鹹鴨蛋(另外半顆在我妹的便當裡),

或飯上鋪一層薄薄的肉鬆。

但因為當時年紀還小,並不會對自己的家境感到自卑,

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便當很「窮酸」。

直到有一天,坐我隔壁的同學看了我的便當,

露出嫌惡的表情,笑我怎麼每天都吃一樣的東西,

還說:「我媽說肉鬆都是病死的豬肉做的!」

她故意說得很大聲,好讓前後左右的同學都聽到,

當時我真的覺得很丟臉。

我感覺到同學們突然安靜下來,

大家的眼光都投到我和我的便當上。

那句尖酸的話,和當時那種難堪的氣氛,

讓我意識到自己的處境。

而她說那句話的神情,到現在還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。

我含著淚把便當吃完。

往後吃午飯,也都是拿便當蓋遮掩飯盒,不讓人看見。

這件事給我很大的啟示:不要當一個講話刻薄的人。

我告訴自己,永遠不要忘記刻薄的話有多傷人,

絕不要像那個同學那樣講話。雖說言者無心,

但誰知道聽者的心情如何,

即使沒有惡意,也不該傷人。

這件事影響了我一輩子,讓我很注重言語的溫暖。

以前多數補習班老師會拿學生的成績來開玩笑,

但我有信心,成績再不好的學生,

也沒有聽我說過一句難聽的話。

不管學生成績再壞,

我都會想盡辦法找到他的優點鼓勵他,為他打氣。

我要開玩笑,只會嘲笑自己。

說話是我的本業,我念茲在茲,

嘴巴長在我臉上,我可以控制自己,

要說好話,不要說不好的話。(採訪整理∣李岳霞)

  

文章標籤

一個被羞辱的便當 徐薇

全站熱搜

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